法院下达“最后通牒”,你还剩这一招翻盘逆袭

行政拆迁没了,司法拆迁还在。

众所周知,作为公权力拆迁领域“最后通牒”一般的存在,你的房子一旦走到了司法拆迁这一步,基本上可以宣告“死刑”,挽回的几率已经不大。

但天无绝人之路,死局也有一线生机。今天, 拆迁律师要讲的案子,就是关于司法拆迁中的那“一线生机”。

房子没了,生计也就断了

这次案子的当事人,是吉林的一对父子,常年生活在长白山保护区,名下有房舍一间、养殖场一处。靠着辛勤的劳动,生活过得不算富贵,倒也富足。但父子俩波澜不惊的生活,在2016年因一纸“征收拆迁令”而掀起巨浪惊涛。

拆迁不可怕,就怕对方蛮横无理。父子俩接到拆迁通知后,被告知只能选择几十平方米房屋或者几十万元的补偿款两种补偿方式。对于父子俩来说,无论哪种补偿方式,都相当于买断了他们日后的生计。没有了养殖场,父子俩也没有其他的手艺。一旦房子真的被拆,几十平方米房屋或者几十万元的补偿款,远远不及父子俩遭受的损失。

父子俩多次尝试与征收部门协商,希望得到一个恰如其分的补偿,但征收部门态度强硬,并没有给他们第三个选择方案,反而加快了征收程序,迅速向父子俩分别作出了《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

此时,法律知识不足的父子俩抱着“协议不签就不会拆”和“能拖一天是一天”的天真想法度日。父子俩并不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份《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距离执行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

拆迁降至,翻盘在此一举

父子俩的“鸵鸟心态”最终引来了大麻烦。2017年7月1日,父子俩收到了法院送达的强制执行拆迁申请书以及将要在一周后举行执行听证的传票。也就是说,父子俩的房子和养殖场,距离司法拆迁只剩一步之遥。

怎么办?“如梦初醒”的父子俩决定抬起头,直面问题,找律师维权。很快,父子俩通过网络找到了我们的律所,然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北京。来到所里的当天,正值周六杨念平律师在进行免费讲座,旁听了一场讲座后,父子俩坚定了在我们所寻求援助的决心。

我们感谢父子俩的信任。是的,信任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也不能解决不了太多的问题,比如这个案子的棘手程度。杨念平律师和他团队的青年律师李群杰在了解案情之后,发现这个案子已经过了6个月起诉期限,维权的“康庄大道”已基本被堵死。杨念平律师只能告诉父子俩,不是没有办法,只剩最后一招,就是在听证环节据理力争,但成功的几率并不大。希望父子俩慎重地作出委托代理。

父子俩这次没有犹豫,毅然选择继续维权。于是,杨念平和李群杰两位律师仔细制定庭审战略,在听证庭审过程中,他们首先揭露了征收人在房屋征收过程以及对委托人下发征收补偿决定过程中的实体程序违法;其次,指出强制执行申请人在非诉执行申请过程中所提交必备材料的缺失;最后,阐述法院一旦下发执行决定书所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经两位律师的听证发言,征收方自觉其征收程序及对父子俩补偿等方面存在违法,因此直接撤销了征收补偿决定,撤回了强制执行的申请。

自此,父子俩的房子,保住了。

慎重对待,维权不靠运气

其实人生就是如此,尽量去做有把握的事情,但没把握的事,拼上全力也要做上几回。这一次,父子俩笑到了最后,我们的两位代理律师颇感欣慰,虽然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但也证明了司法拆迁并非无法阻挡。

案子讲完了,按照惯例,在明律师最后还是要叨叨几句。维权不能只靠运气,因为大多数的被拆迁人都没有这对父子一般的好运。“法律不保护权利上的睡眠者”,这句著名的西方法律谚语意在说明,法律只保护积极主张权利的人,也因此而产生了法律中起诉期限的规定。如果这对父子一直“鸵鸟”下去,只能面临房子被拆,生计被断的结局。

所以, 拆迁律师再次提醒广大被征收人,维权一定不能随意错失期限、时效,并且要尽早委托专业征收维权律师,提前谋划布局,以避免穷途末路之际的无奈与懊悔。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