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拆迁】国有土地上房屋被申请强制执行,律师紧急叫停—— 记一次补偿决定后强制执行阶段的逆转!

孔维松

导言:关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我国法律已经有较为明确的规定,其征收程序主要适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该条例共五章,其中第二章规定了征收决定及公告应怎样作出,第三章规定了评估、补偿决定及强制执行等程序,两个章节的条文共占整个法规条文总数的近63%,可以看出征收决定、公告、评估签约、补偿决定、强制执行,这些程序是整个征收过程的重点,也牵涉被征收人的重大切身利益,所以《条例》在每个程序中都规定了被征收人相应的救济途径,例如征收决定作出阶段有征求意见、听证等程序保障被征收人的知情权,评估阶段被征收人可以申请复核等。从时间上来看,《条例》对五大程序这样排序,层层推进,符合一般的征收进展,顺利的征收在前三个阶段即可解决,不必要非得经过补偿决定和强制执行阶段。但现实中往往存在被征收方对补偿标准不满意,签约阶段未达成协议的情况,此时征收方一旦失去耐心,启动补偿决定及强制执行程序,那么被征收方就会陷入极大被动,因为征收决定、评估、签约阶段早已过去,提异议、申请救济的机会大量丧失,似乎只能被动的接受征收方做的补偿决定,一旦在补偿决定规定的期限内不配合搬迁的,征收方就会拿出最后的“杀手锏”——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拆房)。本文我们要讨论的就是,针对已经到强制执行阶段的征收案件,我们是否还有回天之力?

吉林省的刘先生在长白山脚下国有土地上建有房屋和养殖设施用于居住及经营。后来因“交通基础设施及环境和资源保护项目”建设,刘先生的上述房屋设施被征收。但征收方与刘先生一直未对补偿达成共识,所以未签订补偿协议。2016年征收方即对刘先生作出了“补偿决定”,但刘先生未予理会,直至2017年7月,刘先生收到当地法院送来的强制执行申请材料,得知征收方已经提起了非诉执行程序,并确定了执行听证的时间,这表明对刘先生的征收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强制执行。至此,刘先生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委托了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杨念平律师和李群杰律师。

在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中,征收方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已经表明征收程序已界尾声,这时候再想回到征收决定、公告、评估签约、补偿决定等程序中寻找征收方的违法点从而获取谈判筹码并非易事,因为此时补偿决定已经做出,意味着征收方没必要再和刘先生谈补偿的事宜,他们只需申请法院强制执行。由于当事人委托时,情况已经非常紧急,两位律师接手该案件后,制定了如下方案:1、先起诉补偿决定,然后申请法院中止强制执行程序以争取时间;2、积极准备证据材料,在执行听证程序中据理力争。

以上代理方案重点在于第二步,即在执行听证程序中力争征收方撤销该执行申请或者法院裁定不准强制执行。为此,两位律师做了缜密工作,并指导刘先生收集了大量证据。在强制执行听证程序中提出以下观点:

第一,征收方提交的申请执行材料严重缺失,应当依法裁定不予受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申请机关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除提供《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的强制执行申请书及附具材料外,还应当提供下列材料:(二)征收补偿决定送达凭证、催告情况及房屋被征收人、直接利害关系人的意见;(三)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材料”。而《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强制执行申请书应当附具补偿金额和专户存储账号、产权调换房屋和周转用房的地点和面积等材料。”然而,征收方未提交对刘先生房屋的补偿金额和专户存储账号、产权调换房屋和周转用房的地点和面积等材料,所以法院应当裁定不予受理。第二,征收方所申请执行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实体及程序均严重违法,应当依法裁定不准予执行。这其中又包括:征收方作出补偿决定所依据的征收决定违法。首先,根据我国《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九条规定“依照本条例第八条规定,确需征收房屋的各项建设活动,应当符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和专项规划。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旧城区改建,应当纳入市、县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年度计划。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和专项规划,应当广泛征求社会公众意见,经过科学论证。”而征收方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所作出的征收决定符合城乡规划及专项规划的证据,且未有相关部门出具上述审查意见。其次,征收方在作出征收决定之前,未依法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二条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应当按照有关规定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房屋征收决定涉及被征收人数量较多的,应当经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决定。”征收方作征收决定之前未进行风险评估,应属违法。最后,征收方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作出的征收决定已经依法向所有被征收人进行了公告。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三条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后应当及时公告。”被征收人不能证明其进行公告的时间也就很难确定其对刘先生房屋价值进行评估的价值时点,从而也就无法证明其评估报告的合法性。征收方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所依据的评估程序及评估报告严重违法。首先,评估机构的选定程序违法。征收方未证明备选评估机构的确定程序,未将选定评估机构的通知下发给所有被征收人,剥夺了包括刘先生在内的被征收人的知情权,在参与选择评估机构的被征收人未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应当由公正机构在场,摇号随即确定评估机构,而非适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因此,征收方选定评估机构的程序违法,其作出的所有评估行为均不得作为征收补偿决定的依据。其次,对被征收人房屋进行评估的估价师无估价师资格。根据征收方提交的评估机构指派的估价师的执业资质显示,估价师早已丧失了估价资质。无合法资质的评估师所作出的评估行为及评估报告当然不得作为对刘先生房屋补偿的依据。最后,对刘先生房屋进行评估未依法进行实地查勘。本案中,评估机构根本未对刘先生房屋进行实地查勘,因而其所作出的对刘先生房屋价值的评估结果当然就丧失了事实依据,而成为流于形式的程序。综合上述,征收方作出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明显缺乏事实依据、法律依据,强制执行不应准许。

    最终,征收方于2017年7月24日以作出的补偿决定不合法为由,向法院申请撤销该强制执行申请,法院裁定准许撤回。强制执行程序因两位律师的介入而终止,刘先生的养殖生意得以继续。其实,刘先生如果在前期即委托律师的话,可能争取谈判的机会更多,在征收到达强制执行阶段时,被征收人已经很被动了,这时候不仅需要当事人作出迅速反应,而且还考验着代理律师的专业能力,本案幸好两位律师代理方案得当,且及时采取釜底抽薪式的策略,才使得本案得以逆转。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1980102059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580272243@qq.com

公司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广渠门外广渠家园5号楼首东国际大厦A座9层901

QR code